盛开在遗忘之后。

耳边始终单曲循环着那首《蒲公英的约定》

一起长大的约定,那样清晰,打过勾的我相信。

我正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一边听着情歌,一边轻轻的翻看着充满回忆的CD。安详而又宁静的午后,温暖的阳光滤过窗子打在光洁的地板上, 光影交织间,我甚至有那么片刻的恍惚,以为你就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

认识你,是在我小学三年级。

谁也不曾想到,你不过刚刚转过来的新生不需要经过任何考核就轻而易举的取代了r通过层层筛选才得到的独唱位置。

对于这样的安排,乐坛里的大多数人除了惊讶外,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满,于是有意无意的,你被孤立了。而其中敌意最明显的,莫过于作为r死党的我,w,k



恰巧是时候学校正在准备一个小型义演,根据乐坛的传统,演出中场休息的最后十分钟,有两个人的合唱作为过度。然而,意料之中的,当老周让你和r开始着手准备时,他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了。

你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排练室里,脸上依然挂着友好的微笑,可是转头的瞬间,我还是看到了你笑容下的落寞和失望。

“要不让桂桂试试吧,她的声音一直都挺好听的,适合合唱啊”或许w也看到了吧,于是他向老周提议到。

我怀着极为矛盾的心情接受了这项任务,一方面觉得我们的确做的有些过分,另一方面又觉得r这么被人无端的刷下来太不公平,身为好友的我不该和他的“敌人”为伍。但他长得真的好好看,眼睛里带着星星啊!矛盾的纠结下,我也不管你同不同意,将脑子里闪过的第一首歌曲名脱口而出:周杰伦的《蒲公英的约定》。他们一直知道我对周杰伦有着不一般的入迷。而他的歌又不是很好唱。这样,就不算为难了吧,我自己心里暗想着。

随后,老周让我们初次见面的人唱一遍。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,无论是对歌声还是对曲子的情感表达,你都比r略胜一筹,谁都没有想到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你竟会有那么大的爆发力。也难怪老周会给你走后门,他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。

一曲终了,练习室里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,r几步走到你的面前,特豪气的拍了拍你的肩膀“哥们儿,我心服口服。不过你也别太大意,我会努力把独唱的位置夺过来的”。

“拭目以待”。你笑了笑,如是说,让我觉得浩瀚星辰不及你眉眼半分。眼睛会说话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。

然后,顺理成章的,我们成了盆友,再后来,便是不可或缺的死党。于是捉弄老周的人里多了一个安静温柔的你,以至于老周在感慨小孩子之间“恩仇”来的快去的也快的同时,忍不住抱怨你被我们带坏了。


十年

没有情书,没有告白,甚至连一句我喜欢你都没有,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了。

那时候的我们,对无所谓的爱情还太过懵懂,只是觉得,既然喜欢跟对方在一起,那就在一起好了。年幼的我们,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,只是每天放学一起回家,周末一起唱歌一起写作业,时常牵牵手就可以心里偷着乐好几天。

只不过每一次一起回家时,身后五米远处,总有三个人打着“因不想破坏你们的二人世界而特意选择走在后面”的幌子的家伙起哄,于是在笑闹声中,原本的两人行变成不变的五人行。

再后来就迎接了生命中第一个情人节。我以为不过又是波澜不惊的一天,却不曾想过会穿插着那样的情节。

那天从补习班回来,你早就等在外面了。天空灰蒙蒙的,下着小雨,他撑着伞,现在树下,等我的到来。就像一幅画,美得不可思议。我和你一路上说说笑笑,慢慢走向回家的路。

在街角的岔口,你将一小盆包装好的仙人球递给我,然后我很煞风景的问了句“怎么了⊙﹏⊙”

“情人节礼物哦”

我都不记得,还有这样的一个节日。

“可是我,什么都没有准备啊⊙▽⊙”我开始在书包里翻找,最后只掏出一个还没吃完的奥利奥,“这个!!可不可以当礼物⊙▽⊙”。

你嘴里弯起一到好看的弧线,就像一条桥。顺手将那个已经被压皱了一角的奥利奥放进书包里。

“唔⊙﹏⊙......”我已迅雷不及掩耳吻上你的双唇,蜻蜓点水般吻上随后落荒而逃。就像吃了霸王餐没付钱一样逃走。回到家的我还是红着脸心乱乱的嘭跳。呼吸急促到大脑快要疯掉,他的嘴角,有着糖果的味道。

很久以后我才知道,那颗仙人球的花语是坚定不移的爱;也才知道,那盒开封的奥利奥被你珍藏了整整两年,即使早已过了保质期;那天吻了你的我落荒而逃,而你还是傻傻的带站在路口呆呆的笑了一个下午。

毕业哪年的寒假,我正为下学期的升学考试忙碌着,你却跟着家人搭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,为那边即将到来的结业水平测试做准备。机场与你告别时,你拿出两枚戒指,上面分别刻着有我倆的名字。你将刻着你的名字的那枚戒指给我,一脸歉意的对我说买戒指的钱你赞了好久,但还是没有能力买个好看的。

“桂桂,等我十年好不好?十年之后,我亲手为你带上。”你红着脸对我说,神情是从未有过的郑重。也是头一回,那三位瓦亮瓦亮的电灯泡那么正经的没有起哄。

有贴近你的耳边说傻傻的说着“好”。你一转头,给我最后一个吻。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那一年,

以为十年很短,

以为岁月静好,

以为生命绵长,

以为一眼万年。


得到再相逢,恰经年离别

那时候我就开始拼命读书,我想和你早点在一起,不想在分开,十年太长,我等不到。

家里的经济条件没有能力供我去加拿大读书,我只能自己努力,努力变得更优秀,直到能和你并肩同行。

这是我的一个秘密,从未和跟个人说过,包括你。只是偶尔和你聊天我会假意问起你的学习境况,你的理想,你的目标,然后暗暗努力。

好笑的是,当我终于可以去国外读书,到达了一个依旧离加拿大遥远的地区。登上飞机的那一刻,我对自己说,没关系,还有七年,这次不行,下次好了。

我永远不知道

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做不了了。

有些人现在不见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。

我所追逐的,我的梦想,我的未来。顷刻间土崩瓦解了,让我措手不及的、决绝到有那么一瞬,我甚至万念俱灰。


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么讨厌你。

你连让我跟你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便消失了

现在谁都知道飞机失事几率大,干嘛还要坐飞机来见我

不就是我考上一个好的学校么

我不要你庆祝,我只要你好好的。

你这么不对自己负责,我怎么放心把自己交给你

你起来见我啊,我来了,你干嘛都不理我

我数三声,你不起来,我就走了。一、二.....

眼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。


最后一次见你,是在葬礼上。r一直小声唱着我们初次见面的《蒲公英的约定》这首歌,歌声哽咽,最终还是语不成调,断断续续,七零八落。

叔叔阿姨仿佛一夜间苍老了,望着我们的眼神怎么都找不到任何焦距。以前老周还说你是我们几个中最让人省心的一个,可是,最任性的也还就是你。

和你道别时,r深深的鞠着躬,却迟迟没肯直起身来,然后我便看到有水珠坠落在地板上,一滴一滴,仿佛能把人心生生砸出一个洞。讽刺的是,我发现自己的眼睛却干涸的连一滴泪都挤不出来。


你说过的,让我等你十年,十年后我们在一起

你说过的,要和我一起去海边,就这海风深夜在海滩上散步

你说过的,会帮我梳理刘海,向我这样糊里糊涂的家伙总是需要人照顾,除了你自己,谁都不愿意

你说过的,总有一天你会用十四块钱请我去民政局走一趟,让我的名字出现在你家户口本上

你说过的,如果有天我什么都不想做了,你养我,知道我找到自己的梦想

你说过的,我们五个要一起去旅行,然后开一家属于我们的旅馆,你卖唱我收钱

你说过的。。。

可是你还是骗了我,骗了我们所有人。你让我该还怎么去相信呢?

大骗子


离开的时候,叔叔拿出四个包裹,说是你留给我们的,w一边拆一边哭,最后靠着r的肩膀泣不成声。

每个包裹里都有一封厚厚的信,我在属于我的最底层找到了一张属于我们的CD,将CD抽出来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掉。

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你都会熬夜到十二点然后打电话给我,唱一首周杰伦的歌曲给我听。我总会嫌弃你歌声不如我男神的好听,然后你总是笑笑说句笨蛋,生日快乐。

你在信里说,这回只能把我三十岁前的所有曲子一次性的送给我了。希望我最迟在三十岁的时候把自己嫁出去,可以找到哪一个可以照顾我一辈子的人,那样的话,就会有人取代你来记得我的生日。

可是,你知道么,我在意的,不是有没有人记得,而是记得的那个人是不是你。


我等你,永远为期

还记得你总是喜欢骂我傻,认死理,不懂得转弯,认定一件事就不回头的往下做,对待爱情还是如此。

在你离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陷在一个相同的梦境里,你一遍又一遍的对我说要我幸福,眼睛带着星辰闪耀至极,明明近在咫尺,仿佛伸手就可以触碰到,可是我们总是隔着一条开满彼岸花的长河。

每次从梦里醒来我都会下意识的按你的号码,直到耳边传来“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这样的提示,才恍惚间想起你已不在的事实,然后发呆,回忆过去。

最后,父母看不下去我为爱挣扎的样子,带我离开,我看着他们一大把年纪还为我四处奔波,劳心伤神。我对自己说给自己一个期限忘记过去,重新开始,如你所愿,做你所想。


有些秘密不必说

多年以后,我以为我忘了,不记得了,其实,当年的金戈铁马一直没有忘。

岁月自作主张的想吧我们的青葱时光都做成标本,放在一个个小的玻璃瓶里,也许时光在很多年后,一个不留神,打碎了一个瓶子,那些纪念像蝴蝶一样飞出来。飞的满眼泪光。人老了,老来多健忘,唯独不忘相思

耳畔依旧是那就略带稚气的那句“你好,我叫王源儿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–完


评论

© 凯源家的苏苏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